爱上安达网

《為國而歌》導演青山:為國而歌載滿了我對昆明的鄉愁

时间:11-08/2019 19:49 | 点击次数:

原標題:為國而歌載滿了我對昆明的鄉愁

出生在昆明,11歲離開家鄉,投身藝術行業……作為電影《為國而歌》的導演,青山與聶耳有著極為相似的人生經歷,另外,他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聶耳的侄外孫。“我最大的幸運就是可以在和平年代好好活著,並且把聶耳的故事拍成電影,讓更多人知道。”由於青山的“雙重身份”,聶耳在昆明的歷史真實性和文化飽和度在影片中得到了最大的保証。

昆明西山、雲南大學、餌塊、燒豆腐、小鍋米線、折耳根、緬桂花……在影片展現聶耳堅持為勞苦大眾創作的“人民音樂家”形象過程中,貫穿全片的“昆明元素”讓人看了熟悉又親切。青山直言,《為國而歌》的主題很大,抒發了“家國天下始於個人”的情懷﹔但對於個人而言,這部電影切口又很小,它載滿了一個熱愛昆明的人對家鄉的濃濃鄉愁和眷戀。

以“接地氣”方式與青年一代溝通

電影《為國而歌》主要講述青年聶耳與愛人袁春暉、友人張潤武及那個時代的文化名流一起,以音符為覺醒武器,以熱血為國家發聲,創作《義勇軍進行曲》背后的故事。

青山表示,《為國而歌》並沒有按照商業片的套路去打造噱頭炒作話題,也沒有恪守文藝片的自矜試圖喚醒觀眾為情懷買賬。它按照自己的格調和步調,在大片雲集的十月檔,認真而專注地拼出一條自己的路。

如何做到讓青年一代對歷史名人題材不“敬而遠之”?《為國而歌》對此做出自己的嘗試:電影邀請到《戰狼》系列的總策劃李洋、《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的服裝設計勞倫斯·許、曾在《鬼吹燈》《心理罪》中擔任動作指導的沈在元等業內知名人士加盟,有這些在成績優異的商業片“職員表”上屢次出現的名字存在,保証了這部電影的質量。

作為年代戲,為極致還原當時時代的風潮,影片的造型指導將東方古韻與當時民國流行的西洋元素相結合,每件戲服皆為手工定制。勞倫斯·許通過服裝設計,將飄搖亂世化身成民國“秀場”:聶耳在雲南鄉間翩翩長衫溫文儒雅,到了上海街頭風衣加身氣質斐然。娜扎飾演的袁春暉更是自帶時光濾鏡的驚艷存在,束腰學生裝既體現了民國女生獨有的柔美含蓄,又體現了當時流行改良旗袍的風尚。

今年,熱門綜藝《樂隊的夏天》帶起一股久違的搖滾熱潮,專屬於七八十年代回憶的“樂隊”這一名詞迅速進入到“九零后”及“零零后”視野,為此,《為國而歌》特邀“老皮匠樂隊”傾情助力,這支集合了國內八十年代知名樂隊和資深音樂人的“老炮兒”們,以熱情和才華演奏了由導演青山創作的電影插曲《你》,悠揚而深情的旋律為電影畫龍點睛。而《你》也將由電影女主角娜扎親自演唱。

作為一部具有深刻教育意義的主旋律影片,《為國而歌》並沒有將自己放置在一個已經被前人設定好的高閣之上,而是以更“接地氣”的方式與青年一代做溝通。“看了《為國而歌》我們才知道,人生的第一首歌謠《賣報歌》創作歷程,耐飢耐寒滿街跑,吃不飽睡不好,痛苦的生活向誰告,總有一天光明會來到。”不少觀眾表示,影片通過細微之處的描寫和激動人心的歷史事件,是我們苦難歷史和艱苦奮斗的見証。

電影《為國而歌》並沒有長篇累牘地將聶耳塑造成不苟言笑的文化英雄,而是一個有理想、有溫度、有抱負、有矛盾、有糾結的年輕人,用普通人的視角去詮釋這樣一個在教科書裡永遠端正的人民音樂家形象,讓聶耳走出教科書,邁出油畫框。真實的歷史還原細節、經得住“考據黨”的細膩畫面、真實動人的情感,讓影片成為年度最溫暖電影的強力候選。看完電影,甚至有觀眾自發起立在影院齊唱國歌,震撼場面讓在場的人無不動容。

“聶耳短暫的一生隻有23年,希望年輕人從這部戲中能反思,自己23歲應該做什麼?”青山認為,從后期放映效果來看,影片確實也得到了很多觀眾特別是年輕人的喜愛,在11月1日舉行的電影《為國而歌》高校首映式上,看完影片后,現場有四分之三的學生舉手表示被電影的情節和內容感動。

一部載滿了昆明鄉愁的電影

《為國而歌》創作團隊從台前到幕后都堪稱“全明星陣容”,總顧問是聶耳三哥聶敘倫的女兒暨雲南民族電影制片廠作曲家聶麗華女士,而身兼編劇、導演雙重身份的青山,正是聶耳的侄外孫。

作為聶家堅持做音樂的后代,青山曾在國家大劇院舉辦了大型原創聶耳音樂劇《國之歌》,廣受業界贊譽。而后續創作並執導電影《為國而歌》的初衷,希望可以彌補音樂劇中無法精細展現的聶耳生平,在傳達國歌創作歷程的基礎上對聶耳做出更深刻的解讀。

“我出生在昆明,從小在雲南民族電影制片廠的院子裡長大,雖然11歲就離開昆明前往北京求學,但是對家鄉的熱愛絲毫未減。”青山說,昆明四季如春的氣候是其他任何一個城市都無法比擬的,每次回昆,他都會被熟悉的氣息吸引和感動。

青山記憶裡的昆明“氣息”,也被放進了電影《為國而歌》裡面。它是女主角袁春暉出現時的翠湖柳綠和滇池上空的藍天白雲﹔它是街頭小販叫賣聲中的燒豆腐和餌塊﹔它是戰火紛飛年代根植在泥土中的遍野鮮花﹔它是聶耳母親為兒子精心烹制的一碗小鍋米線,“除了鮮肉和韭菜,湯頭上必須撒上番茄丁和豌豆尖,少了一樣,都不是昆明人喜愛的那碗正宗小鍋米線。”青山說。

對於普通大眾來說,聶耳的感情故事一直是個謎,但在《為國而歌》中,聶耳與袁春暉之間的愛情故事第一次走進大眾視野。

“聶耳去世后,我們在他的遺物中除了找到日記本,還在一個小鐵盒裡面,發現很多干枯的緬桂花葉。”青山介紹,當年他聽家人說,1928年左右,聶耳不過17歲,還是雲南省立師范學校的學生,而聶耳能夠認識袁春暉,得益於他的一個朋友張庚候的介紹。袁春暉年紀比聶耳要小一歲,她跟聶耳一樣喜歡音樂,她嗓子很好,唱歌也很好聽,在這樣共同興趣愛好的促使下,聶耳也喜歡跟袁春暉在一起交流音樂。

由於袁春暉跟聶耳不是一個學校的,所以兩人平時也不能經常見面。隻有在節假日的時候,聶耳才會和袁春暉約著一塊出去玩,一塊去看風景,一塊去打網球,一塊坐在玫瑰花田上暢聊理想。那個時候的巧克力很貴,很稀有,但是聶耳聽說袁春暉喜歡吃,就悄悄給她買了一塊。而袁春暉來聶耳家裡玩時,每次都會帶幾朵緬桂花給聶耳。

“那個時候人們之間的感情單純又美好,他倆走在大街上都要一前一后相隔20米,兩人之間美好的情愫就被聶耳用緬桂花瓣保留了下來。”於是,“緬桂花情結”在青山的影片中得到放大:聶耳家門前的緬桂花樹、袁春暉胸前的一對緬桂花,都是兩人美好初戀的見証。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