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安达网

你看那个暴徒 像不像一支燃烧瓶?

时间:12-03/2019 06:46 | 点击次数:

你看那个暴徒 像不像一支燃烧瓶?

近两日,以年轻人为主的黑衣暴徒暴力程度持续升级,香港陷入黑暗……

昨日,香港中文大学冲突持续逾15小时,校内更是沦为火场。大批黑衣暴徒连续两天攻占校园,四处点火疯狂破坏,更向警方投掷燃烧弹,偷取校园弓箭、标枪用作武器与警方对峙。据悉,港中大暴徒投掷的燃烧弹达200多枚。

你看那个暴徒 像不像一支燃烧瓶?

你看那个暴徒 像不像一支燃烧瓶?

入夜后,暴徒行动升级,在校长段崇智前往警方防线交涉时,大批黑衣暴徒手持武器随后,更有人向警方投掷燃烧弹挑起混乱。其后,暴徒不断焚烧杂物,并持续向警方投掷汽油弹。现场烽烟四起、火光熊熊,造成多人受伤。

你看那个暴徒 像不像一支燃烧瓶?

你看那个暴徒 像不像一支燃烧瓶?

昨日的港中大彷如战时的叙利亚,黑衣暴徒们不仅到处打砸堵烧,还威胁警察如果不同意他们的诉求,就要炸掉校园和放火烧山。更让人揪心的是,还有大量内地学生被暴徒困在港中大的校园内等待救援。昨晚八点左右,一些好心的“港漂”、本地“蓝营”港人和群众组织或自发开车、或协调车辆前往港中大,营救内地学生前往深圳。

同一天,香港城市大学也出现内地生出逃的情况,住宿生收到宿舍舍监邮件,建议他们“逃离当前局面”几天,在内地寻找就近的临时住所……

暴徒疯狂打砸纵火、瘫痪道路交通,破坏列车轨道、向行进中的列车投掷燃烧弹、无差别残害普通市民、围攻袭击内地学生……光天化日之下的暴力行径已是赤裸裸的恐怖主义,具有典型的青年“新纳粹”特征。

他们自称“义士”,却肆意践踏法律和道德底线; 他们口口声声要为香港的未来负责,却正在用暴力亲手摧毁着这座城市; 他们自认追求的是“民主”、“自由”,却动辄对不同意见者拳脚相加、残忍施暴;他们本应在校园这片净土里汲取知识,却将校园变为乱港的“大本营”,让暴力的火焰在校园内疯狂肆虐…… 而躲在黑暗中的反对派,正在用青年的牺牲骗取市民同情,博取外国势力支持,攫取“政治果实”,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学生的未来在哪里!

你看那些暴徒,像不像一支支燃烧瓶? 有人用火苗将他们点燃并抛向空中……而年轻的暴徒们,“骄傲”地燃烧着自己,尔后猛然坠地,将体内“燃料”变为一片更大的火苗,肆虐燃烧着香港的每一寸土地。

但是他们似乎忘记了,燃烧瓶的爆燃往往只有短短一瞬,即便燃起大火,仍会迅速熄灭。最终留在地上的,终归只是一地粉碎的玻璃残渣……

实际上,将学生们“制作”成“燃烧瓶”的,除了反对派,更有他们自己的学生会。可以很形象的讲,是香港的大学学生会将校内学生变为一支支“燃烧瓶”的制作原料,并将学生会作为一条条成熟的“生产线”,为前方不断输送一支又一支“燃烧瓶”,亲手把自己的同学送上“粉身碎骨”的绝路!

你看那个暴徒 像不像一支燃烧瓶?

熊熊火焰中的港中大只是香港大学现状的冰山一角。有理哥带你看一看,为什么香港会有如此多的“港中大”?学生会这条“燃烧瓶生产线”到底是如何运转的?

高度独立 资金雄厚

香港的大学学生会是学生的自治组织,对校内的学生影响最大。香港的21所大专院校都有自己的学生会,特别是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8大院校的学生会组织庞大严密,集各项自治功能于一身,仿佛“独立王国”。

学生会一般内设干事会、编辑委员会、代表会等多个中央组织,下面有多个课程联会和属会,会长(主席)等主要骨干一般都要申请1年休学以应付管理业务,被形象地称为CEO。

学生会是完全独立的学生自治组织,独立于学校的官方管治之外,还代表学生与学校谈判交涉。 主席们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他们还将编辑部和电台都列为独立单位,以标榜所谓的“独立自由”和“媒体监督”。

你可能想象不到,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都是独立于学校的社会注册机构,并具有独立的财务账户和固定收入。

学生会的资金主要来源有两大块:收取学生的会费和投资收入。

其中,学生缴纳会费又称“必然会员制”,本科新生入学时会自动成为会员。部分大学提供退会方法,但退会并不等于享有自由,反而会导致失去参与各类课外活动的机会。

更多人不了解的是,香港的大学学生会是有大量的投资收入的!学生会不仅会经营店铺,还会购买股票等金融产品,有学生会更拥有自己的物业……例如香港大学学生会,早在十几年前的2008年,就曾出现过账户结余超3000万港币的情况,并且其还持有100余只股票以及自己经营的果汁店等投资……所以,香港的大学学生会资金财力相当雄厚!

学生会动用资金的权限非常大,但其资金的使用却缺乏应有的监督。基本上都是学生会内部一个或者几个人就能决定,

“独性”尽显

西方反华势力在香港回归后,一直没有放弃香港作为颠覆中国的桥头堡,他们通过各种形式,竭力将其“普世价值”无限扩大,将中国国家概念与“民主自由人权”对立起来,不断向香港社会灌输“港独”思想及符合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观”。

这些政客通过学生会的渠道直接进入学校开展讲座,进行“政治传道”。如反对派策划的以政治议题为主要内容的“公民大讲堂”,在各大学巡回开讲,煽动学生投身政治运动;黄毓民及“普罗政治学苑”在香港大学等大学开办数十场讲座,散播反华反共思想。

他们还塑造校园政治明星,美化“英雄”效应,并提供“政治明途”和“外逃后路”,煽动效仿效应。黄之锋、罗冠聪、梁天琦等人被吹捧为政治明星,周永康等人2018年被12名美国国会议员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黄之锋9月赴德期间得到德国外长接见。同时,周永康、罗冠聪等人受资助赴美国留学,黄台仰等人获得德国难民身份,杨逸朗、梁继平等人赴台湾读书……学生会对这些人进行大肆宣传造势,制造激进活动既有“前途”又有“后路”保障的假象,在激进学生内部形成强烈的吸引模仿效应。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