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安达网

贊!這個師不斷創新戰術戰法,敢打必勝的血性底氣越來越足

时间:09-16/2020 16:24 | 点击次数:

空軍轟炸航空兵某師︰

“戰神”加速換羽騰飛

■解放軍報記者 高志文 李建文

贊!這個師不斷創新戰術戰法,敢打必勝的血性底氣越來越足

戰機巡航。 高夫地攝

贊!這個師不斷創新戰術戰法,敢打必勝的血性底氣越來越足

掃描二維碼瀏覽新媒體

建設強大人民空軍,需要一代代官兵接續奮斗。大家要胸懷強軍興軍目標,思想政治要過硬,堅決听黨指揮,做到搏擊長空心向黨、飛行萬里不迷航;打仗本領要過硬,加強實戰化訓練,確保關鍵時刻上得去、打得贏;戰斗作風要過硬,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敢于沖鋒陷陣,敢于迎戰強敵。

——習近平

盛夏時節,關中腹地,烈日當空。空軍轟炸航空兵某師機場,熱浪襲人。

“這就是被譽為‘戰神’的轟-6K!”記者沿著該師政委邵山手指的方向看到,停機坪上,一架架健碩威武的鐵灰色戰機待命起飛。“習主席視察我師時,第一次登上的空軍戰機就是轟-6K。”邵政委說。

“起飛!”15時許,隨著一聲令下,擔任此次跨晝夜對地目標突擊訓練的機長、該師副參謀長範高杰推油門、拉桿、收起落架……轟-6K在呼嘯聲中騰空而起。

“起飛!起飛!起飛!”緊接著,其他3架戰機相繼滑出跑道、加力起飛,消失在雲海深處。

眺望天際,已看不到戰鷹的身影。飛行塔台指揮信息系統顯示屏上,各種圖標閃爍跳動,飛行數據實時呈現。

“這個橢圓形狀的區域,就是我們今天飛行訓練的空域。”塔台指揮員、某團副團長杜偉指著監控席位上的顯示屏說,“此次訓練從關中腹地遠程機動至某區域,是一次例行的突防突擊訓練。”

“例行”二字,從杜偉口中說出來輕松平常,卻濃縮著遠程轟炸機這支戰略力量向戰而飛、不斷突破的歷程。

“駐地地處關中腹地,我們的思維視野和訓練空域曾一度局限在頭頂上的這片天空。”跟班飛行的某團政治工作處主任寇玉清說,進入新時代,隨著“加快建設一支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強大人民空軍”戰略目標的確立,尤其是2015年2月習主席親臨部隊視察,作出“思想政治要過硬、打仗本領要過硬、戰斗作風要過硬”的重要指示後,轟炸機部隊的建設運用發生重大變化。

“習主席親臨視察,令全師官兵備受鼓舞!”寇玉清介紹,就在習主席視察後不久,全師首次組織部隊進行多方向、多時域、大重量、大強度跨區機動遠海突擊訓練。

九萬里風鵬正舉。5年多來,該師官兵牢記領袖囑托,搏擊長空、敢打必勝的鐵翼愈練愈強,刷新了轟炸機部隊多項飛行紀錄。

“轟炸機早已實現超視界打擊,我們的目光和觀念也要實現‘超視’。只有思維的觸角延伸到哪里,飛行的航跡才有可能到哪里。”師長楊德山對自己任團長時首次飛越巴士海峽記憶猶新。

那還是好幾年前,楊德山駕駛轟-6K戰機前出第一島鏈、飛越巴士海峽。機翼下的海水變成了深藍,機載北斗地圖顯示出“太平洋”字樣。楊德山和戰友此次駕駛戰鷹出航,是中國空軍首次組織的航空兵赴西太平洋遠海訓練。

飛行指揮現場,塔台航圖上,4架戰機變成移動的光點。觀看全師飛行航跡圖,記者看到戰機航線延伸越來越遠,分布越來越密。

——那是一次沒有航圖的飛行。“出宮古海峽那次,我把機載的電子航圖都‘飛沒了’,航圖只剩一條灰白色的航線,什麼地貌顯示都沒有。”杜偉說,“從平原到高原再到高高原,從陸地到遠海再到太平洋,我們飛過去沒有飛過的航線,到了過去從未到過的區域。如今在飛行員眼里,太平洋不再遙遠。”

——那是一次創造歷史的飛行。2018年5月,轟-6K戰機首次在南海某島礁起降。當天,數架轟-6K戰機從數千公里外的中原腹地穿雲破霧,穩穩降落在某島礁跑道上,然後再次滑翔起飛,直刺藍天。

短短幾十秒,一落驚海天。

“從飛機上俯瞰,島礁仿佛瓖嵌在深藍海水中的顆顆明珠,壯美的祖國河山如果我們不宣示主權,就會有別人來窺探。”機組成員、某團團長葛大慶說,“在向戰略空軍轉型發展的征程中,我們義無反顧。”

“習主席視察我師以來,我們的眼界更為開闊,奮飛的使命感更加強烈。”楊德山說,不能讓飛行員帶著陌生上戰場,軍人備戰的字典里沒有陌生地域。

5年風雨兼程,5年砥礪鐵翼。如今,該師已實現成體系常態化警巡東海、戰巡南海,對每位飛行員來說有效有力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從未像今天這樣現實、直接。

“到達目標空域,準備超低空突防!”

16時40分,塔台指揮室里傳來千里之外轟炸機編隊空中任務指揮員範高杰的通報。

此時,監控席上的屏幕顯示,4架轟-6K戰機轉換成兩個雙機編隊,突破雷達、地導的層層搜索攔截,相互協同對地面目標進行超視界攻擊。

一次例行的突防突擊背後是千百次的反復錘煉,是對飛行員極限訓練成果的實戰檢驗。在7月下旬結束的空軍“金飛鏢”爭奪戰中,該師某團榮獲團體第一、參謀長李偉杰機組所在團隊斬獲“金飛鏢”。

“金飛鏢”是空軍突防突擊的至高榮譽,代表著轟炸機突防突擊能力的最高水平。習主席視察以來,這個師已4次奪得“金飛鏢”。

在“金飛鏢-2020”考核中,裁判方沒有設置突防比分,但該師參賽飛行員仍按照戰時標準,在編隊協同中真實規避地導、雷達陣地,對目標進行戰術配合式干擾壓制,在復雜電磁環境中完成對目標的兩輪精準攻擊。

12輪投彈,彈無虛發。李偉杰和戰友們硬是把轟炸機飛出了殲擊機的高難度戰術動作。

“‘金飛鏢’只是我們加力奮飛航跡上檢驗能力的一項指標,按照習主席的要求確保關鍵時刻上得去、打得贏,才是我們追求的最終目標。”李偉杰說,現在參加演訓考核,飛行員們已經實現了從研究隊友到研究對手、從研究賽場到研究戰場、從研究考核規則到研究制勝機理的轉變。

一切對標實戰,變化盡在一個個細節之中。

轟-6K戰機配置的救生船上保險栓原來是鋼制的,過去多在內陸飛行,飛行員覺得救生船用不上。隨著遠海遠洋訓練增多,官兵針對高溫高濕高鹽環境容易蝕鋼片等情況,更換保險栓材料。如今,不論在哪訓練,輕輕一拉,保險栓即能迅速釋放。

一個小小的保險栓之變,折射的是真打實備思想的轉變。該師一個個戰位上,更多的戰備細節之變,印證著打仗意識的深入骨髓。

——備“衣”之變。今年7月,楊德山帶領數個轟炸機組赴某地域執行駐訓任務。炎炎夏日,他們卻穿著冬天的飛行皮衣。為的是如果在作戰中被迫跳傘,落入晝夜溫差大的無人區,能夠具備自我救護的生存能力。

——備“梯”之變。軟繩梯悄然成為出航的必備品,以備在特殊條件下緊急降落陌生機場時,飛行員在沒有場務提供懸梯保障時能緊急出艙,自主加油充電,再度升空投入戰斗。

——備“勤”之變。以前場務保障分為內場和外場,場站官兵通常住在外場,有飛行任務時才前出機場保障。隨著戰機熱加油不停車再次起飛成為常態,保障官兵全部進駐內場……

近兩年,這個師不斷創新戰術戰法,敢打必勝的血性底氣越來越足。

热门排行